您的位置:网箱养蟹_最新水产饲养资讯,饲养知识_高产资讯网 > 饲料营养 > 满城海吃假河鲜

满城海吃假河鲜

2020-02-08 04:31

  
本报(记者杨元禄)禁渔令2月1日施行后,“好吃嘴”还能吃到河鲜吗?昨日,记者在泸州各大农贸市场和水产市场暗访时发现,野生河鱼已销声匿迹,但长江边的10余条豪华“河鲜船”,以及岸边数十家“坝坝鱼”餐馆,却仍然大打“野”字旗号,以野生河鲜的价格大卖“准河鲜”。虽然明知目前根本吃不到资格“河鲜”,但泸州人为了“面子”和“档次”,宁愿自欺欺人,花冤枉钱吃“准河鲜”。
解密:河鲜八成是“歪”的
据泸州渔政知情人士透露,该市江河野生河鲜年产量仅800吨,别说禁渔期,就是开禁后要想吃到资格野生河鲜都很难。餐馆出售的诸如江团、鲶鱼、鲭波等长江名优鱼种,80%以上是人工饲养的“准河鲜”。泸州人花大价钱吃到的所谓“河鲜”,80%以上都是“准”字号!
昨日,一餐船老板陈先生坦言:“目前江边经营得好的几条餐船,90%以上均用江河网箱鱼以假乱真。我们在江边就有网箱船,一年自产自销数十吨。”陈先生此言得到渔政部门证实,据称,因无利或薄利,江边餐饮船一般都不愿经营野生江团,其出售的江团多是从外地或农贸市场以50元/公斤买来,直接丢入船中用江水改变其体色冒充野生江团,以240元/公斤蒙骗消费者。有识之士呼吁: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,泸州河鲜业该打假了。
暗访:主管宣称“资格货”
泸州人众所周知,滨江路边17条餐船、数十家“坝坝鱼”以及城郊邻玉镇长江边数家鱼馆,一年365天,老板天天口称“卖的肯定是资格货”。刚在某豪华餐船吃完“河鲜”的李先生感叹道:“如不是为了招待远道而来的朋友,为了面子和档次,我才不当这个冤大头。240元/公斤的人工江团,市场上最多价值60元。”
昨日中午,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在江边某高档“河鲜船”“订餐”时,一年轻主管宣称:“品种齐全,都是资格野生货。”记者问:“渔船都上岸休息了,你的野生河鱼从哪儿来的?”主管称:“虽然禁渔了,但还是有少数渔民偷偷捕鱼卖。”“你们的黄辣丁、江团等咋全一样大哟?”该主管笑称:“鱼都是消费者自己选,你认为是真的就是真的。”
明查:老板否认是河鲜
当记者表明身份,老板袁某立即改口:“这个时候哪来野生河鱼哟,不信我一条一条捞给你看,全是网箱鱼。”“既然是网箱鱼,为何卖价跟卖野生鱼一样,720元/公斤的甲鱼、240元/公斤的江团,你不觉得太贵了吗?”袁称:“我们的价一直没变过,再说消费者都心知肚明,到船上请客吃饭,不就是为了面子和档次吗?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怪谁。”
消费者:绷面子当“冤大头”
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目前,泸州各餐馆、鱼船的“河鲜”售价,一直沿用禁渔前的价。以主打产品为例:鲶鱼、鲭波、黄辣丁等大约90-120元/公斤,江团240元/公斤……而这些“准河鲜”的批发价为:鲶鱼、鲭波30元/公斤,江团最多60元/公斤。餐饮船以“准河鲜、农转非河鲜”冒充真河鲜出售,至少可获200%左右的暴利。
江边餐船以假乱真,消费者其实心知肚明。明知花大价吃不到资格河鲜,可泸州人为了绷面子却甘愿当“冤大头”。“管他的哟,老板蒙我,我只好蒙朋友,只要大家吃得高兴就行。”泸州人自欺欺人的消费心态,成为支撑江边餐船获暴利的最主要原因。某餐船老板坦言:“其实禁不禁渔对我们来讲都无所谓,一年到头的生意就看这一个月最找钱。”
据不完全统计,泸州城区滨江路江边数十家经营“河鲜”的餐饮企业,年销售各类“河鲜”约360余吨,收入近3000万元。绷面子而自欺欺人的泸州人,确实“吃”肥了一批大赚暴利的商家。
 

本文由网箱养蟹_最新水产饲养资讯,饲养知识_高产资讯网发布于饲料营养,转载请注明出处:满城海吃假河鲜

关键词: 饲料营养